当前位置: 永安新闻网 >  搞笑 >  女总裁私会保安,全过程让人目瞪口呆。。。 > 正文

女总裁私会保安,全过程让人目瞪口呆。。。

永安新闻网-搞笑 来源:笑话部落 时间:17-05-25 493条评论

此时正是阴历的三月底,天气已经好热,解坤只穿着裤衩横陈在水泥炕上,连条毛巾被都盖不住了。现在才晚上九点,本是睡不着的时候,可解坤却不敢起来看电视,连灯也不能开,只能这样躺着。

 

白天焊那太阳能压力罐铁架子的时候,不小心被弧光给打了眼,开始还没觉得怎么样,可一到了晚饭后,他就觉得眼里像是揉进了沙子似的,越来越痛,刚才王翠花去李猛媳妇郑小敏那里要了一茶碗子奶水来给他洗过了,还是不见好。

 

就在解坤一个人横在炕上的时候,南屋里的王翠花也没睡着,那明晃晃的白闪再加上越来越响的雷声,让她的心一阵阵的发颤,每一阵白闪过去,吓得王翠花都要捂上自己的耳朵,闭上眼睛。

 

但那滚滚的似要把山河都劈开的雷声还是把她吓得缩成了一团。

 

“啪!”

 

头顶上一个响雷再次吓得王翠花魂不附体。等那闪电刚刚消失,王翠花就不顾一切的冲出了屋外。

 

正躺在炕上的解坤也是一惊,但他接着就听到了自己的房门被猛劲的撞开了。

 

突然有人闯进来让解坤有些意外,看到是王翠花站在那里,正不知是不是该进来吓得他立即从炕上坐了起来。

 

“咋了婶子?”解坤长这么大还没经见过这样的阵势,虽然现在眼睛不舒服,但还看得清东西,更别说一个大活人站在那里了,忽隐忽现的闪电找出一个身体的弧线。

 

王翠花是邻村的一个寡妇,正月初上刚刚没了男人。刚出正月,她就托人来解学平家说媒了。

 

这王翠花并不是离不开男人的女人,但单身女人日子实在难。

 

王翠花今年三十七岁,人又长得好看,身材又好,平时也不知道个收敛,走起路来一摇三摆。这一身肉惹得村里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尤其是光棍儿汉,一天都不让她安宁。因为她拒绝了一个光棍汉,有一天夜里自己院子里的柴垛被放了火。这正也她决定尽快嫁一个男人的原因。

 

解坤的父亲解学平的丧事还是这个叫王翠花的女人操办的。

 

解坤十二岁就没了娘,是父亲又当爹又当妈的一直带着他一个人过,会电焊手艺,农闲的时候经常在村里给乡亲们做些电焊的零活儿,也补贴一些家用。结果在给村里人焊东西的时候,一不小心,触了电,当场就没气了。

 

对于王翠花这个女人,解坤并不反感,虽然说还没跟父亲登记结婚,但毕竟也算是伺候了父亲一段时间,自己回来后,又对他百般照顾,这不,自己刚被电焊打了眼,王翠花就麻利的跑到村里去淘女人的奶水了。

 

“我好害怕,不敢一个人呆那屋里。”

 

哦…解坤也只是哦了那一声,算是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却没明说让王翠花进来还是出去。

    可王翠花却是理解成解坤答应了,于是她忙不选的就爬到了炕上去。本来解坤是占了满盘炕的,现在又多了一个女人,解坤只好朝一边挪了挪身子,但又没敢挪太多,不然的话,会让这个女人以为自己嫌弃她。

 

    王翠花仰着身子躺下,将怀里的毛巾被盖在了身上。毕竟是孤男寡女的躺在一盘炕上,王翠花不得不把那些特别重要的部位遮起来。即使这样,当闪电照进炕上的时候,她那两座鼓鼓的山还是很显眼。

     啪——又是一个清脆而震耳欲聋的霹雷。王翠花再也顾不上别的,一个猛扑就压到了解坤的身上并紧紧的抱住了这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

 

     每当一声雷过,王翠花都会更加用力的抱住解坤。“快挡住我,我好害怕”王翠花把头都埋进了解坤的怀里了。

 

     看看天空中还不住的打着闪,解坤干脆扯开了女人怀里的毛巾被将两人包在了一起。

 

     院子里啪啦啪啦的下起了大雨点子,同时风起,一阵阵的凉气也从窗子窜了进来。王翠花趁这机会,又将身上的毛巾被用力襄了下,两人就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雷声渐渐的远去,雨却是哗哗的下了起来,那大大的雨点啪啪的砸在月台上面,让这两人世界的夜格外安全。

 

     搂着这个男人,王翠花不再害怕,但她也不想再松开了。

 

     解坤也一样,第一次这么紧的搂着一个女人,身体里那种原始的冲动早已要冲破自己的驱壳。这个女人的身子同样很结实,那里面一定也有种特殊的能量即将爆发。

 

    只是怀里这个女人本不属于他的,而是他父亲的女人,只是还没来得及登记罢了。要是真的那样做了,自己跟禽兽还有什么差别?

 

     王翠花慢慢的松开了手,从炕上爬起来,赤着身子将窗子关了,重新又躺回到解坤的身边。王翠花做这些的时候,解坤一直在看着的,虽然屋子里没开灯,但偶尔一下的闪电还是把王翠花那白嫩的身子照得清清楚楚。王翠花没有再投进解坤的怀里,却是平躺着,眼睛也闭了起来,在等待着身边的男人。

 

     解坤依然不动,只是在那里粗喘。他的心里好矛盾,白天曾经多少次偷偷的看过王翠花,而今天晚上王翠花光光的躺在自己的身边了,自己却不敢动。

 

其实王翠花更焦虑的倒不是眼前,而是她今后的命运。

 

两人在黑暗里沉默了良久。

 

王翠花终于开口了:“坤子,婶儿跟你商量个事儿。”

 

女人的语气里有些低三下四的味道。

 

“什么事儿?”坤子没有偏过脸去,而是依然坐在那里看着这个伺候了自己一段时间的女人。从给父亲操办丧事到现在,王翠花所做一点一滴,坤子都看在眼里。

 

他觉得这是一个善良的女人。

 

“你爸把这么一个家业抛下就走了,我一时也没有去处,能不能--”后面的话王翠花没有好意思说出来。

 

坤子听后犹豫了一下,他在考虑着如何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更能让这个女人接受。

 

“婶儿,我知道你也是苦命的人,在没找到合适的人家之前,你就呆在这个家里吧,不多你一个人吃饭,再说,现在家里正缺人手呢。”

 

坤子两手抱着膝盖,心里依然是有些黯然,他能想象得出来,要是现在把这个女人撵回去,她会多么可怜,村里人又会怎样说她的闲话了。她先后嫁过的两个男人都死了,克夫,在农村里,这是一个最要命的罪名,人人都会瞧不起。

 

“放心吧坤子,婶儿不会白吃饭的,婶儿什么都会做,如果你不嫌的话,就把婶儿当个保姆好了,婶儿不会要你一分钱的工资。”

 

听到坤子有意留她,王翠花的心里顿时涌上了感激。现在哪怕只是让她一天吃三顿饭,没有任何的名分,她都愿意留在这个家里,她也看出来,坤子是一个不错的孩子。她不指望坤子能认她这个后妈,但如果她全心全意的伺候着这个孩子,相信将来也不会让她掉到地上的。

 

因为得到了解坤的挽留,王翠花竟然有些心花怒放的感觉,她好像终于得到了这个家庭最重要的成员的许可。

 

“坤子,婶子是你爹的女人不假,可现在你爹走了,他再也不能跟婶子好了,婶子也是女人,你也需要...”王翠花躺在那里幽幽的说。

 

  “我……”解坤还躺在那里没动。

 

  “坤子,就当我王翠花是你坤子的相好还不行吗,我又不会逼着你娶我。”说着一只手就伸了过来。

 

…………………………..

 

初次有了这样的男女之欢,王翠花当然不会一蹴而就而满足的,她连续又与解坤在那硬炕上滚了几次才算解了那馋劲儿,那时候她不无遗憾的说:坤子,要是婶儿这儿有奶水就好了,婶儿就可以直接给你洗眼睛了。

 

坤子眼睛刚刚被电焊打了的时候,王翠花就亲自到郑小敏家里讨了一碗子奶水给坤子洗了一次,虽然说效果不是立竿见影,但在村里她能听说的,也就这法子了,现在她想,要是让郑小敏直接用没被空气污染过的奶水洗一洗,想必效果会更好。

 

之所以由她亲自带着解坤过来,一是为了给解坤壮胆儿,二来也是为了能让李猛媳妇郑敏不怀戒心,毕竟解坤也是一个二十好几的大小伙子了,一个跟他差不多大小的小媳妇,要是没个女人在边上照应着,她怎么敢给他洗眼?

 

村里人大白天都是开着院门的,不用敲门,王翠花带着解坤就进到了院子里面来,隔着堂屋那道纱门,王翠花就看见了郑小敏正坐在沙发上在逗自己的儿子玩儿。五个月大的儿子坐在婴儿车里,郑小敏拿一个塑料玩具在那胖头胖脑的儿子面前晃着。

 

“他婶儿,吃饭了呀?”刚一进院子,王翠花就高声的问候起来,毕竟是求人,不热情一点儿怎么能行。

 

郑小敏把头探了出来,看到了一前一后的王翠花和解坤已经进了院子。

 

“吃了嫂子,有事儿?”其实郑小敏一看王翠花带着解坤过来,就猜到了一定是来要奶水的。

 

“不是咋的,又麻烦他婶子了。”王翠花的嘴很甜,平时说话那语调儿声音都让人听了舒服,更何况现在是求人了。

 

说话间,王翠花带着解坤已经推开房门来到了堂屋里。

 

“不是的呀,昨天用你的奶水给坤子洗了一回,已经有些效果了,只是不那么明显,我听人说,这奶水要是直接喷在眼上的话,效果就更好了,坤子是我们家的劳力,多少活还等着他呢,可他现在眼睛都不敢睁,你说他婶子,看能不能……”王翠花脸上现出为难的表情。

 

王翠花早就知道这种事情坤子是说不出口的,而她带着人过来,就是让郑小敏拒绝不了。

 

“直接--喷眼?”郑小敏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句。

 

“是呀,究竟是直接从源头上出来的,弄不脏,效果当然就更好了。”王翠花一再为此强调着理由,生怕郑小敏不答应。

 

“这个……嫂子,多难为情呀!他又不是小孩子了。”郑小敏看了一眼站在那里人高马大的解坤,面现难色。

 

未删减版继续阅读点击阅读原文

↓↓↓

标签:

返回永安新闻网首页

(责任编辑:网络小编)

猜您喜欢